有關英國人的趣事 (一)– 洗碗

img_7165.JPG 香港人習慣用洗潔精碗碟完後, 用清水沖洗但在英國有部份男青年只用乾布把用洗潔精洗完的碗碟抹乾便了事﹐他們的理論是抹乾了﹐洗潔精便沒有了。我想起香港某些食店也是用沾滿了洗潔精的布抹檯和抹其他東西﹐他們的理論可能如出一轍 – 乾了就甚麼都沒有

不一樣的韓國少艾

img_3412.JPG 她曾是我的英國宿友﹐是韓國人﹐才二十歲﹐是非一般的少女

         首先, 她對很多食物敏感﹐雞蛋、穀膠 (glutin) 、糖、肉類、貝殼類, 她都不能吃或不能吃得多。她雖然可以吃非貝殼類海鮮如蝦、魚﹐但她卻偏偏不喜歡這些食物﹐她也不喜歡吃飯及意粉﹐於是剩下來她可吃的食物便寥寥可數。她喜歡吃餅乾﹐甚至午餐晚餐也可以只吃餅乾。

        她很幸運, 她的母親是教燒菜的﹐縱使她不可以或者不喜歡吃各種各樣的食物, 在她韓國本國, 她母親總有辦法弄一些她喜歡又可以吃的東西﹐但在英國﹐她只是有時煮些蔬菜﹐也會吃一些水果和餅乾。有時我去超市會順便買些她喜歡吃的糕餅、素春卷等東西給她﹐但我就不太明白, 為甚麼她不設法找些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和發掘一下自己可以煮可以吃的東西呢?身體是自己的﹐怎可以讓自己沒得好吃的呢?

       她有時對食物的挑剔甚至會影響他人。有次我和她、還有其他的朋友一同到一位朋友家吃飯﹐那招呼我們的朋友非常好客﹐給我們弄了不少菜﹐包括不少素菜。那朋友開始時拿出了可樂、果汁等汽水﹐她不喝汽水﹐但也不喝開水 (她要喝樽裝水)﹐於是我們說到外面買些飲料﹐問她要什麼飲料﹐她說有酒精的就可以了﹐結果我的其他朋友去買了一些啤酒回來﹐怎知道她看見那些啤酒﹐說不喜歡﹐因為那些啤酒的牌子不是她喜歡喝的 (我的天啊﹐她怎麼不早出聲呢?)。幸好招呼我們的朋友原來也預備了一些其他牌子的啤酒﹐這回她願意喝了﹐但問題又來了﹐那些啤酒是樽裝的﹐她說要飲管﹐因為她習慣用飲管喝樽裝啤酒 (那刻我真的想動氣﹐但我還是沉住了氣)﹐招呼我們的朋友沒有飲管﹐她最後只好把啤酒倒進杯子喝。

       因為她年紀小﹐也往往是我們一群人之中最年輕的﹐我們都會遷就她﹐但她有時過份挑剔的性格也成為她交友的障礙﹐她的天生敏感已令她對不少食物有禁忌﹐她實不應額外自我製造更多禁忌﹐給自己造成不便, 也給別人造成不便。一個人如對生活要求不高﹐自己容易快樂﹐他人也容易和你相處。

      她的挑剔也反映在她的潔癖上﹐她每天都清潔她的房間一次﹐清潔地毯是三步曲–抹、擦、再抹﹐她甚至不願意和他人共用浴室﹐連在她本國的家裡也有她專用的浴室﹐不和他的家人共用。因此她去旅行總是獨自前往。

       雖然一方面她在某些事上挑剔或執著, 但另一方面她也非常善良, 關心朋友, 為人設想。她對我非常好﹐每次我送東西給她﹐她總會回送禮物給我。我每次考試前夕﹐她會按韓國習俗送我巧克力﹐祝我好運。她有時也會煮些咖啡給我喝﹐弄一些她在網上學會的菜式給我吃。她教曉我如何計算食物的熱量和控制飲食, 因為她對我的督促﹐我的飲食變得健康和清淡了。

      我回香港前要去歐洲旅行﹐為方便乘車及處理回港的行李﹐我便搬進她在市中心的家裡, 住上兩天。那期間, 她為我煮食﹐打點一切。我出發那天, 天未亮她便送我到火車站。我之後旅行完畢回她家取回行李再回香港。臨別當天, 凌晨兩點, 她和我乘坐四小時的長途公車到倫敦希斯魯機場﹐為的是給我送行﹐然後她順道從倫敦轉車去Stratford-upon-Avon(莎士比亞的故鄉)旅遊。

      她有一顆赤子之心。我們宿友間會為生日的宿友舉行生日派對。我到英國後不久便是我的生日﹐那時我跟我的宿友還不熟﹐他們因此沒有替我安排生日派對﹐到了我下一個的生日, 我已回到香港了。她為此感到耿耿於懷。我臨別英國時﹐她請我吃晚飯預先慶祝我的生日﹐到了我生日那天﹐我在香港收到她的長途電話﹐原來她特意買了一張國際長途電話卡﹐為的只是打電話給我﹐祝我生日快樂。她還郵寄了在Norwich (我們在英國住的地方) 買的地道食品和生日卡給我。那份濃情厚意﹐我非常感動。

      她年紀小卻很懂事﹐她知道父母賺錢不易﹐不像她其他的韓國朋友一樣亂花錢。她做兼職﹐一來可打發時間﹐二來又可交結朋友﹐三來可以賺錢減輕父母的財政壓力。她也努力讀書﹐不想浪費她需支付的昂貴英國學費和生活費。

      開始時她有著典型的亞洲人忍耐不反抗的性格。這性格當然令她吃了不少虧﹐受別人欺負。最初她如果遇上別人摸她的身體﹐她只會低下頭小聲說:請你停止“﹐後來我 教訓得她多了﹐她也漸漸變得堅強﹐現在她也會向她工作的兼職公司投訴有男同事故意摸她的身體。她一個人過來英國﹐那時她英文不好, 經歷過不少挫折﹐曾遇上多個不良的寄宿家庭, 但這一切使她變得更堅強, 也更獨立。她後來自己找房子、搬屋、處裡租房的各樣事情, 全部一個人辦妥。經歷真的可以磨練一個人。

      她也有小女孩的任性, 有時我也會給她氣死。例如, 她雖然調了鬧鐘但仍會睡過時﹐令她多次誤了上班或火車等。她也有小女孩的幻想, 愛跟朋友說, 她愛上了這個或那個英俊高大的男孩子﹐但卻只在自我幻想的層面。她說她不想嫁人﹐要永遠和她的父母住在一起﹐你聽了﹐真不知應該笑她天真﹐還是笑她傻。

      但願她將來踏出彩虹路。

宿舍也有共產主義

img_4707.JPG 我在英國一年﹐當中的九個月時間﹐我是住在一個叫”Village”的學校宿舍群﹐那裡的每一座房子都以一種樹木名稱命名﹐我住的那座房子叫”Ash” (白蠟樹)﹐我經常和別人開玩笑﹐這名稱不好意頭﹐因為”Ash”的另一個意思是灰燼﹐不過我在那宿舍裡卻不但沒有遇上火災或意外﹐反而我認識了一群日韓的宿友﹐他們教曉我什麼叫做”共享”。

住在我那層的有三個日本人和一個韓國人 (有一段時間也有一位來自中國國內的古怪住客﹐見另文)。我們共用一個廚房﹐雖然學校的清潔工每星期會清潔廚房兩次﹐但因為我們經常使用廚房﹐如果宿生使用廚房時沒有公德﹐廚房仍會很骯髒。我的日韓宿友都喜歡地方清潔﹐看見廚房不清潔﹐他們會主動清潔。我們廚房的煮食用具是大家同意共用的﹐有些是之前宿生留下的﹐有些則是我們各人帶來的。每當廚房裡的油鹽、洗潔精、清潔海綿及其他廚房必需品就快用完的時候﹐我們其中的一個會主動自掏腰包購貨補充。放在廚房用來抹乾碗碟的布﹐他們的其中一個會每星期拿到洗衣房清洗。我們的韓國宿友更是我們的“廚房經理”﹐她對清潔的要求很高﹐有時她會花上兩三個小時來清潔我們的廚房。有朋友看到這情況﹐都嘖嘖稱奇﹐難道宿舍也有共產主義?

我們在宿舍生活像一個大家庭﹐大家在廚房煮食後會在廚房用餐﹐廚房便成為我們的聊天室。我們在廚房碰上面﹐就會問一下其他宿友的情況或者閑聊一番。

一群人共住一層﹐其實很需要各人的體諒﹐否則很容易產生摩擦。我曾搬過兩次宿舍﹐和其他宿友共住過﹐我深深體會到宿舍生活也可以是一種很不寧靜的事。比如說﹐宿舍的大門、廚房和各人的房間因為都是防煙門﹐推開門後﹐門會自動關上﹐而且關門聲會很大﹐宿友出入這些門﹐如果關門不小心﹐可以對其他人造成很大的滋擾﹐尤其是清早晚上的睡眠時份。又比如說﹐如果宿友大聲說電話或播放音樂﹐縱使他們已關上自己的房門﹐聲音仍會傳進其他人的房裡。另外﹐宿舍的公用廚房是最考驗公德的地方﹐只要有一個宿友缺乏公德﹐例如煮食後把食物殘渣留在煮食檯上﹐或者弄髒了餐檯或煮食檯卻不清理﹐或者把骯髒的碗碟放在洗碗盆或煮食檯多天仍不清潔﹐結果是不但廚房會弄得不衛生﹐其他宿生使用廚房也會受影響。

我住在”Ash”的時候﹐宿友都對廚房的清潔感到很自豪﹐宿友之間也很體諒﹐我們關門都儘量輕聲﹐一旦發現自己曾經在房間裡大聲說話﹐第二天會詢問其他宿友有沒有滋擾了他們。我在宿友當中是出了名說話大聲的﹐他們說﹐縱使我已關了我的房門﹐房間離我最遠的宿友也可以清晰聽到我跟別人講電話的聲音。所以我都儘量不在晚上說電話。為免滋擾他人 (尤其是隔壁的宿友)﹐我聽網上廣播也會使用耳筒。

我雖然是亞洲人﹐但覺得中國人還是要向日韓人學習那種為公奉獻、不自私的團體精神。


	

留學英國的收穫 (五) – 人情篇

img_3723.JPG 在英國一年﹐除了可以盡情享受大自然之外﹐那裡的人和事﹐在那裡建立的友誼﹐彌足珍貴。

         從清潔工到宿友、同學、老師、朋友﹐他們對我都很友善﹐給了我不少幫忙﹐有幫我煮食的﹐有指導我飲食的, 有協助我搬宿舍的﹐有在我需要關懷時給予無限支持的﹐有給我免費住宿的﹐有送我禮物的﹐有招呼我到家裡坐的, 有給我親自下廚的﹐各式各樣的情義﹐我萬分感動﹐將銘記於心。

         有時哲理之言不一定出自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我記得有次有位男清潔工到我宿舍房間﹐替我清潔地毯的污跡, 我便和他聊了一會兒。我問他:“你喜歡現時這工作嗎?”他的回答很簡單:“生活很簡單﹐你對人好﹐別人也會對你好。”在英國生活的日子裡﹐我深深體會到這句話是多麼真。

留學英國的收穫 (四) – 飲食篇

img_4713-1.JPG img_4728-1.JPG img_9695-1.JPG

          在英國的日子﹐我選擇了住在校園宿舍。每日三餐﹐我大部份時間是自己預備。早餐通常是穀片加烤麵包 (多士)﹐後來吃厭了穀片就改為只吃多士﹐上面塗些牛油和果醬。開始時不太喜好吃麵包﹐後來吃多了﹐反而愛上了多士加牛油和果醬。我的午餐通常是煮麵或者粉﹐加一些蔬菜﹐調味料只有鹽和雞粉﹐有時會西式螺絲粉或意粉 (spaghetti)﹐加些超市最便宜的煙三文魚碎片 (一包才一英鎊﹐即十五港元)﹐那麼粉就有咸味﹐有時則加一罐罐頭湯做湯底。至於晚餐﹐最初一個月﹐我為簡單起見﹐把意粉、香腸和蔬菜全放進一個鍋裡用水煮熟﹐然後撈起來, 加一些在超市買回來的意粉醬。每次我的宿友看見我在廚房裡煮晚餐﹐他們總說:‘你又在用水煮意粉?’這種吃法其實並不健康﹐因為意粉醬含很多防腐劑和脂肪﹐這種吃法吃久了, 我自己也開始厭倦了。

         吃慣肉食的人如果炒菜時沒有加肉﹐他們大多覺得那炒出來的菜不夠美味﹐有的甚至會不吃肉就總覺得吃不飽。我來英國前, 每餐雖然不是一定要有肉 , 但通常都會有。來到英國﹐發覺當地的豬牛肉均帶一種腥味﹐很難下咽﹐唯一可吃的肉是雞肉﹐但我又不懂得怎樣煮它。最後我決定放棄吃肉了﹐這樣我既可省錢 (肉類價格一般比其他食品高)﹐又可吃得更健康。初時偶然我也會買些香腸吃﹐但英國的香腸大部份是軟身的豬肉腸﹐與香港一般出售的雞肉熱狗腸不同﹐一點也不好吃﹐後來我乾脆連香腸也不吃了。

        既然不吃肉﹐如果只燒蔬菜﹐似乎很單調﹐為此我每次去超市都買很多新鮮蘑菇﹐煮蔬菜時便放一些蘑菇。因為我不會燒菜﹐燒菜時又不想放太多油﹐結果每次炒菜我就放很多水﹐不然菜很快會燒亁, 但油接觸到水便會霹靂地響, 還會跳出來, 於是我通常會第一時間把鍋蓋蓋上﹐就不用怕鍋裡的油跳出來。後來﹐我甚至乾脆連油也不下了﹐放多些水把蔬菜和蘑菇煮熟就算了﹐有時會加些從售賣亞洲食品的店子買來的腐皮或粉絲。不要以為吃得這麼清淡﹐費用一定便宜﹐不是的﹐新鮮蔬菜遠比冷凍蔬菜貴。我每星期去一次市中心的大超市買一星期的食糧﹐每次所買的都大致相同:椰菜花、西蘭花、芽菜、黃芽白、白菜、扁荳、蘑菇﹐只是每次做菜時做的組合有所不同。這樣子吃了一年﹐雖然健康﹐但也開始生厭﹐原因是燒菜時不懂得調味。可是這樣吃素菜一年對我身體甚有裨益﹐我的口味也變得清淡。一般人覺得太淡味的食物﹐對我而言卻已經很濃味了。

         我在英國的飲食深受我的一位宿友影響。她因為對很多食物都敏感﹐只能吃素菜﹐還要少油、少鹽、少調味料。她也精於計算每款食物的熱量﹐而且能夠做到控制每天吃的食物總熱量在一定數目之內。英國跟香港不同﹐大部份的食物也有營養標籤﹐可以知道含熱量多少、脂肪多少等。她每次購食物都仔細看這些資料。我初時覺得她對這些東西太執著﹐香港人習慣不理營養指標﹐喜歡吃什麼便買什麼。後來在她的影響下, 我漸漸知道一個女性每日需多少熱量﹐以及每款常吃食物含多少熱量。這樣我便很容易知道我每天進食的有沒有超出每日所需的熱量﹐如果超出﹐則表示我將會變胖了。這其實是一種很有效的減肥和保持體重的方法。當我知道我每日只需能量二千千卡(kilocalorie)﹐但一罐可樂已經含幾百千卡﹐我還想喝可樂嗎?經油煎炸過的食物比水煮或蒸的多出幾倍熱量﹐雖然這些食物通常都很美味﹐但我還想盡情吃嗎?

         回港前我和香港的三位朋友到北歐旅行。北歐物價貴﹐我們早晚兩餐都通常在青年旅舍煮食。我的同伴吃了幾天麵包的早餐﹐便不習慣了﹐吃晚飯吃了幾天意粉也嚷著要轉換口味﹐她們喜歡早餐煎香腸﹐晚餐也炒些肉類﹐我則隨便很多了﹐天天早餐吃麵包也可以﹐晚餐天天吃意粉也可以﹐午餐吃冰冷三文治也可以﹐肉類可免則免﹐煎炸的肉類更避之則吉。似乎經過英國一年的磨煉﹐我對食物要求已很隨便了﹐只要有新鮮蔬菜和穀類食品(哪管是麵包、粉麵還是飯)﹐我都可以吃得很愉快。飲宴的大魚大肉﹐我已完全沒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