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營的喜與樂

img_4768.JPG 當日本工作營接近尾聲,我變得很高興,因為我就快可以重獲自由了。原來我雖然與人相處時可以表現克制、容忍,但長時間的容忍,我會受不了。在營裏,我經歷了被芬蘭女義工TA埋怨,說我曾經指控批評她,令她非常難過,但我卻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也經歷了日本女生C因我說的一句話而大哭,然後她躲避眾人(見另文),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營裡的人一起生活就需要容忍,發生這些事後我不再隨意說話,害怕什麼時候我又不知就裡地觸動什麼人的激烈情緒。在營裏,因為日本的義工英文不好,我說英文時要不斷重複、不斷解釋、不斷拉慢地說。同時還要忍耐屋子的不衛生環境,特別是沒出口、沒水沖的廁所。就這樣,15天的容忍夠了,到離開的時候,我感覺釋放了。我知道我嚮往自由,喜歡暢所欲言。

原來營裡的另外兩位較成熟的義工 – 法國人F和芬蘭人TA也覺得在營裡呆久了,會越來越受不住。F認為TA霸道,對她的行為越來越受不了。TA則為了容易讓日本義工明白她說的英文,每天要逼自己說她所謂的 “白癡英文” – 文法不對的英文,她發覺自己在營裡越來越失去耐性。似乎人越大,就更難對其他人忍讓,因為已經習慣了自己的一套觀念、自己的一套生活。

雖然如此,營裡也有開心難忘的時刻。例如,日本義工說我說英文太快,我就開始說慢一點,然後有一天,日本男生H跟我說:“我很開心,因為我聽得懂你說的話了,我也可以跟你說話了。” 不但他開心,我也很開心。

義工的應酬活動

我參加的日本義工工作營為期只有15天,出發前已知道在行程的開始和結束時會分別有一個歡迎派對和一個歡送派對,結果我參加了總共4個派對,並且接受了一次報章訪問和兩次電視台訪問。

img_4818.JPG 在歡迎派對上,當地的工作營組職者和柑農準備了食物招呼我們,還和我們義工互相介紹。派對房間內,矮桌圍成一個長方型,大家圍著桌子席地而坐。但坐的位置有輩份之分,工作營組職者請了一些官員之類的人出席,他們就坐在前方中間。我平常在香港參加的派對,參加者會走來走去。但日本的派對,參加者是圍著桌子坐的,不是站著的,所以在歡迎派對上,有些日本人為了認識不同的義工,會不時轉換坐的位置,來和不同的人交談。

日本派對上少不了的東西就是日本米酒。很多日本人,尤其是男人,喜歡喝日本米酒,日本米酒的酒精濃度達18-20%,甚至更高,很多人喝了兩三杯就醉了,所以你不難看見在派對完結時,總有一兩個喝醉了的日本男人口裡喃喃而語,身體晃來晃去,要人扶他們離去。

歡迎派對後大概一兩天,我們突然收到工作營組職者的通知,要在幾個小時後在晚上7點出席一個派對,這把我們原先的晚飯程序打亂了,負責煮晚飯的小組趕忙煮晚飯,好讓我們吃完晚飯後趕及這派對。問題是這派對是誰搞的? 出席的人是誰? 我們都不清楚,只知道會有一些義務工作有關的人參加。但直到我參加完那派對,我仍然不知道這派對是做什麼來的,我只知道我曾經跟一個開麵包店的人聊天,也曾經跟一個水喉匠交談,還有一個年輕的美國人,她日文流利,在當地做聯絡外國交流的工作,她那天就為我做翻譯。

在這個莫名其妙的派對之後幾天,我們又突然收到工作營組職者的通知,要在幾個小時後在晚上8點出席另一個派對,負責煮晚飯的小組又要趕忙煮晚飯了。但這派對是甚麼來的? 我們只知道出席的是一些商人,但這些商人和種柑沒有關係。我們是必須要出席這派對嗎? 不是,但我們的營長說,我們不出席會令當地的工作營組職者不高興。法國來的義工F對這第二次 “命令式” 的安排感到很不高興,決定這次不賣他們的帳,沒有去。我和其他義工去了。我猜測出席這派對的是一些工作營組職者的商人朋友,他們有的是做水產生意的,有的是打魚的,有的是在政府做事的。

img_5159.JPG img_5154.JPG

我們的工作營位於日本四國西邊的一個沿海的鄉下地方叫 “佐田三崎”,一般日本人都不會到那裏,外國人到那裏更是罕見,所以我們外國義工在那裡出現便成為當地的新聞。當地的工作營組職者也希望通過這工作營為那地區做一點兒宣傳,於是安排了當地的報章記者到歡迎派對訪問我們,也安排了當地的電視台到柑場訪問我們和拍攝我們工作的情況。這些訪問都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的。最意外的是我們在柑場工作的時候,突然獲告知我們工作完畢要立刻回我們的屋子,因為電視台會在當天下午6點到我們的屋子拍攝,我們要趕快在他們到來之前收拾我們凌亂得不得了的屋子。屋子的客廳也是男義工的睡房,只有6個單人床的面積,原來放滿了5個男義工的被舖和個人用品,要在短時間內清理它們根本不可能,於是我們就在電視台人員來之前的一個多小時,把男義工房間的所有東西都扔到女義工的房裡,把女義工的房門關上,不讓電視台人員進去。

來參觀我們的屋子的人除了電視台的人之外,還有官員之類的人。他們的參觀沒有帶給我們甚麼驚喜,但我、法國義工F還有芬蘭義工TA都覺得,工作營組職者在沒有預先諮詢並且是匆忙通知我們的情況下,便安排這些額外的派對和拍攝活動對我們不是太禮貌,也不太尊重我們,我們是來做義工的,不是來為你們宣傳或應酬的,法國義工F更乾脆不接受訪問,也不讓電視台拍攝他。不可否認,工作營組職者為我們的起居飲食、工作和消遣活動做了很多事情,幫了很多忙,但他們也應該尊重我們,他們的做法顯得有點霸道。我們的營長是日本人,他就經常顯得很為難,因為他覺得他需要好好招待那些官員之類的人,也不可以向工作營組職者說“不”。原來日本的官僚文化和輩份文化到處都在,連義工工作也不例外。

img_5553.JPG img_5623.JPG img_5548.JPG

在歡送派對上,我們義工預備了食物招待客人,外國來的義工更要煮自己國家的菜,我不懂烹飪,為了應付這挑戰,我早有準備 ─ 從香港帶來了一罐 “鮮炸豆鼓鲮魚”,打開罐頭,把裏面的倒出來就變了一碟美味的香港菜。很多人在派對上都稱讚我的鮮炸豆鼓鲮魚好吃,問我是什麼東西來,我就解釋豆鼓是黑豆,鲮魚是炸過的,他們就很滿意我的答案,沒有再問下去了。法國義工F來了工作營才為這派對買食物材料,花了很多時間才煮完他的法國薄餅 (crepe),他看見我這麼輕鬆自在便製造出香港菜都非常善慕,後悔沒有從法國帶來法國菜。

我們在歡送派對上放映了我們工作營生活的幻燈片,各人暢談自己的感受。日本女生C和台灣男生CH講話時激動得淚流滿面,哽咽不止,兩人還抱頭痛哭良久。 法國義工F就很奇怪他們為什麼這麼敏感,但我自從發生了C躲避人的事件(見另文)後,對他們的行為已經不覺得奇怪了。我在當晚就一點傷感也沒有,反而很高興,因為就快離開工作營了。

那天晚上,工作營組職者邀請了當地的電視台來採訪拍攝,有趣的是那個電視台記者竟然比我們還投入,喝了很多的酒,最後酩汀大醉,胡言亂語,我們離開派對時,他還一擺一晃地尾隨我們,要跟我們回我們的屋子,最後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才擺脫了他。但他不是唯一一個在當晚喝得爛醉的日本男人,只是他來派對應該是工作的。

溫室長大的經不起考驗

img_5025.JPG img_5033.JPG img_5051.JPG

溫室長大的經不起考驗這一句話,不但應用在人身上,原來也可應用在溫室柑身上。

我最初以為用溫室種植柑,風險會比自然環境種植的為低,因為溫室可以控制生長的溫度、濕度和其他條件。原來我錯了。一個既種植溫室柑也種植天然柑的日本柑農告訴我,溫室一旦遇上風暴就會塌掉,然後那些種在溫室裏面的柑會全死掉,因為溫室的柑是不能在天然的環境生長,離開了溫室就不能活了。 相反,在天然環境生長的柑能夠抵擋風雨,不會輕易死掉。所以他喜歡種植天然柑多過溫室柑,風險也低一些。

雖然如此,他也有一個溫室,因為他可以用溫室在柑的非生長季節種植柑,然後在柑的非收成季節(例如冬天)出售柑,那時候柑的價錢會賣得很高。但用溫室種植柑並不普遍,大部分的柑農還是在天然環境下種植柑。始終,天然是最好的。

探訪日本的初中學校

img_4842.JPG img_4932.JPG img_4852.JPG

如果給你2分半鐘的時間,要你向完全不認識香港的外國初中學生介紹香港,你會說些什麼?我會說:

“當你乘飛機到達香港,你會降落在一個很大的島,叫大嶼山。這島被海水包圍。香港有很多個這樣的島。香港有繁華的鬧市,也有美麗的郊外。當你來到香港的街上,你會看到很多人,非常擁躋。他們都很匆忙,走路很快,就像跑步一樣。但他們也很勤奮,就是因為他們的勤奮,香港成為了一個著名的城市,一個世界的商業中心。我也希望在座各位同學努力學習,它朝達成你們的理想。”

img_4882.JPG img_4888.JPG img_4889.JPG

在日本做義工的日子,有一天我們獲安排探訪一間當地的初中學校。當天所有的外國義工都需要向一班初中生介紹自己的國家,但每人介紹的時間只有5分鐘(包括翻譯時間)。以上就是我當時所說的大概內容,我當時是用英文說的,由一位日本義工替我翻譯為日文。日本的學校總是干干淨淨,整整齊齊。進入學校前,每個訪客都需要把鞋脫掉,換上拖鞋,所以當天我是穿著拖鞋向學生演講的,感覺有點兒怪。

img_4997.JPG img_4978.JPG img_4981.JPG

除了以上環節外,我們也和另一班初中學生一起上課,那堂課分兩部份,在第一部份,學生分成小組,每個學生說出他們想去的地方和原因。當學生都把心儀的地方標貼在一個世界地圖之後,我們發現原來有很多學生希望去的地方都是在日本,雖然是日本不同的城市和地區,而不是外國,似乎日本初中生只是放眼自己的國家,而沒有放眼世界。

img_4966.JPG img_4975.JPG img_4988.JPG

那堂課的第二部份是討論地球的理想村,學生分成小組,每個學生寫出他們希望這世界20年後是什麼樣子。老師還在課堂上播出約翰連儂的名歌“Imagine”,歌詞很配合主題,節錄如下: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Imagine no posses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img_4923.JPG img_4926.JPG img_4925.JPG

img_4928.JPG img_4930.JPG img_4936.JPG

除了上堂外,我們也和另一班初中學生共晉午餐。他們吃的都是同一款食物,有牛奶、麵包和菜。吃完了,同一桌的學生會猜包剪石,輸的一個要把全桌子的食具拿走。然後他們會到課室一邊的洗手盤刷牙漱口,也把牛奶紙盒洗乾淨,方便回收。接著就是他們的休息時間,有的學生就到學校外面的足球場踢球。吃飯的時候,我和他們交談了一會兒,由另外一個日本義工替我翻譯,他們都表現得很沉靜,就像一般的香港學生。

我們在學校走著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趣事。有一個男學生經過我們,在旁邊的老師便叫那同學跟我們打招呼,站得最接近那同學的義工是法國來的F,他跟那同學打招呼,那同學竟然掉過頭,把頭埋在老師胸前,抱著那老師不放,一副很慌張的樣子,那老師連忙安慰那同學,叫他別怕。原來他很少接觸西方人,看見F就怕了。我便取笑F說,都怪他樣子太差,嚇壞人了。

別看這初中學校位處偏僻,學校有一個美國來的英文老師。原來學校可以向政府申請請外國老師到學校教英文。成效如何,我就不知道了。但日本人本土意識強,注重本土文化,日常生活並不需要英文,所以連日本大學生也不大會說英文。有好幾次,日本來的義工說了一會兒英文就說頭疼,要休息一下,因為說英文令他們腦袋很疲勞,我都不知道應該可憐他們還是笑他們好。

日本柑農

在日本的工作營為柑農工作,令我體驗到柑農工作的辛苦。

我所接觸的幾位日本柑農都給我一個相同的印象 – 勤奮。他們全年工作,全天候工作,沒有休息,到外地旅行更是罕有。問他們為甚麼不放假,他們的回覆是 “放假在這裡會視為不正常”。在繁忙的時間,例如收成的季節,他們更要一天早便起床,一直工作到深夜。他們大部分的工作都需要體力勞動,就算是女的或者年老的,都是用雙手、用身體去勞動。

img_5065.JPG img_4783.JPG img_5071.JPG img_5095.JPG

摘柑不是一件易事。摘柑需要的工具只是一把剪刀和一個有鈎的布袋,你把布袋掛在樹枝上,把柑剪下來再拋進布袋就是了,這看似容易,但因為柑樹一般都會長得比一個人還高,要摘比較高的柑的時候便要爬上樹去,這就有難度了。但當地的柑農全是爬樹高手。我這個笨手笨腳的人看到高高在上的柑就頭疼了,不知道該怎樣去採摘,亂爬樹的話會很容易扭傷雙腳,所以摘不了就算了,讓別的人去摘。後來我學會了,對於不是太高的柑,我可以一隻手把樹枝拉下來,另一隻手去剪柑。再高一點的柑,我可以把空箱子倒轉放在樹旁,我就站在箱子上去摘。 但太高的或者是在樹中心的,要摘它們還是要爬樹,那我就放棄了。

img_4811.JPG img_5103.JPG img_5100.JPG img_5296.JPG

柑的收成工作不只是摘柑那麼簡單,柑摘下來之後,柑農還要把它們搬上停在公路旁的車上。柑樹都種在一層一層的梯田上,所以柑農需要把柑運上坡或下坡。有些地方可以放滑道的就方便一點,柑農只要把裝滿柑的箱搬到滑道,柑箱就隨滑道送到公路旁,但沒滑道的地方,柑農就要抬起幾十公斤的柑箱,上坡下坡的,才運到公路邊。

img_4792.JPG img_4795.JPG img_5289.JPG

我曾在一個40多歲的女柑農的柑場工作,這柑農可以一個人用一個木架背上3個放滿柑的膠箱走上山坡, 那些箱有50多公斤重啊!她把膠箱搬到汽車上,再駕車送到日本農業協會去。全部的工作都是由她一手包辦。她還為我們預備休息時間的茶點呢。我真的佩服她的能力和毅力。她是一個很開朗的一個人,中學的時候曾經是乒乓球隊隊員,我們有一天晚上在她的朋友家開BBQ派對,她還幫我們燒了很多食物。

img_5048.JPG img_5458.JPG img_5717.JPG

另外一位女柑農已經65歲了,她仍然整天由早到晚地工作。她非常仁慈,不但向我們借出雨衣,送了幾次食物給我們,還為我們工作營結束後清洗我們用過的全部被單、枕頭套等。她不但為我們預備休息時間的茶點,還經常在我們工作時叫我們小息用茶。別看她年紀大,她採摘柑的時候在樹上爬來爬去,身手敏捷,活像一隻猴子。

img_5353.JPG img_5359.JPG img_5368.JPG img_5383.JPG

img_5403.JPG img_5416.JPG img_5440.JPG

我接觸的柑農都是家庭產業,一般是一個兒子加上父母,一家人在自己的柑場工作,柑場規模小的就沒有聘請工人,規模大一點的就請一兩個人協助工作。大部分柑農把柑收成後便運到日本農業協會,賣給該協會。該協會在我的工作營地區設有一個很大、有三層高的廠房,會把柑農交來的柑進行品質檢查,把壞的扔掉,然後把不同大小的柑分類,再裝箱,加編碼,然後運到日本各地。全部過程都是自動化,只是品質檢查部份需人手協助。小規模的柑農因為沒有人手和設備去做採摘之後的這些工序,都會把柑直接賣給日本農業協會。該協會基本是壟斷操作,給柑農的收購價不高,但由於是政府支持的機構,所以收購價也不會太低。總之,柑農可以有小康之家的生活,但同時也要刻苦工作。

img_5453.JPG img_5456.JPG img_5467.JPG img_5474.JPG

有些規模大一點的柑農會自設一個小廠房,有一個小機器把柑按大小分類,也有一個小的冷藏庫用來儲藏暫時不出售的柑。他們可以把一部份的柑不賣給日本農業協會,而直接賣給私人機構,賣價會高一些,但他們就要做多很多的工作了,例如要摺紙箱,釘裝紙箱,檢查柑,把柑分類,暫時不賣的柑也要每個用膠袋獨立包裝,避免變壞發霉的柑會感染其它的柑,所有的這些程序都是人手操作,中間的工序既瑣碎又繁多。所以一般的柑農都直接把柑賣給日本農業協會,雖然賣價低一點,但可以免除很多的煩惱。

img_4831.JPG img_5493.JPG img_4757.JPG

我只是在柑農的收成季節到訪他們的柑場,所以看不到他們收成前的工作,但我可以想像得到那些工作其實一點也不輕鬆。首先,他們要在每個柑成熟前包上保護袋,用來防止被昆蟲、鳥類吃掉。保護袋分兩種,一種是褐色的紙做的,但紙質堅韌,袋的一邊有一條鐵線,用來把袋子的口圈起再封上,這種紙袋可以循環用兩三次。另一種是白色尼龍做的袋子,兩邊開口,袋子有彈性,把它套進柑的身上去。這種袋子也可以循環再用,但麻煩的地方是再用之前要把它們清洗,因為當柑成熟後,柑會滑出這些袋子掉到地上,那些袋子也會落在地上弄髒。給每一個柑包上保護袋都是人手工作,不要忘記,收成前,柑農也要把保護袋一個一個地拆開,你可以想像這涉及多麼大量的工作啊!有時候柑農來不及包上保護袋,就乾脆把一大塊透明膠紙蓋在整片的柑樹上,這方式的保護效果當然沒有獨立包裝袋那麼好。根據柑農的解釋,他們的柑只用了在日本生產、藥力比較弱的除蟲藥,而且為減少農藥的使用,他們日常還需要頻密地除草,也需要細心地打理農地。

正由於他們的種植是多麼的辛苦,他們對於種出來的柑都非常愛護。有好幾次我把剛摘下來的柑拋進布袋的時候,拋得比較遠一點,發出了一點柑的碰撞聲音,柑農便叫我:“Soft! Soft!”,示意我應該輕力點。對他們來說,那些柑就如金一樣寶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