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招牌廣告令人眼花撩亂

cimg5182-640×480.jpg  cimg5677-640×480.jpg cimg5682-640×480.jpg

在日本橫濱呆了幾天,橫濱的市中心是一個新發展區,不論是寫字樓還是住宅都是新的,連接的行人天橋、道路設施及社區配套都很齊備、很新、很有規劃,而且建築群看起來很有現代感,不像香港的新市鎮將軍澳等只有一座一座的盒子型建築和冷漠的商場。

橫濱是日本的第二大城市,人口有二百多萬,是一個港口城市,二次大戰美國戰勝時就是在此登陸日本。很多在東京工作的日本人為了避開東京昂貴的租金便住在橫濱,因為橫濱離東京只有約半個小時的火車車程。橫濱的市中心是繁華的,正如東京其他繁華的地區如新宿等。

對我這個來自石屎森林的一個香港人來說,日本的繁華令我吃不消。在火車、地鐵上,那些廣告貼滿可貼的空間,不單兩邊車身貼滿廣告,車廂中間還掛滿廣告,在火車、地鐵月台的牆身、地下隧道邊全貼滿廣告,走出月台,在街上,那些廣告招牌掛得密密的,是一個招牌疊著另一個,我看過去眼花撩亂,透不過氣來。日本真是一個鼓吹消費的國家,哪裡都是招牌,哪裡都在提倡物質享受。我受不了。幸好我只是擦身而過,再見。

參加日本的婚禮

cimg4810-640×480.jpg cimg4851-640×480.jpg cimg4893-640×480.jpg

cimg4901-640×480.jpg cimg4908-640×480.jpg cimg4930-640×480.jpg

我今次去東京,其中一個原因是要參加我的一名日本宿友A的婚禮。 她是我在英國讀書時認識的,那時她和我住在同一層的學生宿舍,同一層的還有另外兩名日本人和一名韓國人。我們五人經過差不多一年的相處,大家都已相熟了。今次A結婚,其餘三名宿友也會出席,我們又可聚首一堂。打動我要出席A的婚禮的是A的一句話,她在邀請我的電郵中(也在她的婚禮中)說,雖然今年三月發生了日本大地震,她和她的男朋友決定選擇在這時間結婚,正正因為發生了地震後,他們覺得需要珍惜朋友,珍惜相聚的時光。這婚禮不單希望來賓能夠感受他們婚禮的喜悅,也希望大家享受大家相聚的一刻。

A和她的丈夫(一位英國人)都不是有錢人,但他們卻花了不少錢在婚禮上。婚禮分兩部分,上部分是正式的婚禮儀式。約中午12時半,客人會先在一家日式酒店(日本人叫 “會館”)集合,新人會穿傳統的日式結婚服飾和客人會面拍照,然後就步行到旁邊的寺院進行宗教儀式,沿途由祭司吹樂帶領。在寺院內,祭司會拜祭神靈,也會帶領新人拜祭神靈,有女祭司跳舞祭神,給新人喝水。新人會給對方帶上戒指,這戒指只是一條紅線圈。新人也會在祭司面前讀誓詞,祭司也會祝福新人。完成這宗教儀式後,大家就會在寺外的庭園內拍大合照。有趣的是,那專業攝影師會把一隻維尼公仔放在相機上,要大家聚焦在公仔上,她手上會拿著另一個猴子公仔,拍照前她就按一下猴子公仔,它便發出 “唧"一聲,用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然後叫大家看著維尼公仔,她就拍照。一個專業的攝影師竟然用上吸引小孩拍照的道具和技倆來帶領一群成人拍照,真的很搞笑。

拍照完畢,眾人離開寺院,返回酒店進餐。這一餐非常豐盛,有頭盤、牛肉、海鮮、壽司、刺身,甚至是魚翅湯,還有甜品,不但味道一流,每款食品的賣相都非常吸引,食物都裝飾得很精緻漂亮。在日本舉辦一個婚禮很昂貴,這次A便要求客人支付日圓12000元(約港幣1200元)作為支付婚禮儀式的部分費用,這對我來說已是一個不小的數目,但據我的朋友說,一般情形下客人要付比這更多的錢。客人進去宴會前要先付錢給負責接待的人,是交現金,而且不需用信封裝著,然後在賓客紙上簽名。新人在這宴會中改穿了西式結婚禮服,即新娘穿婚紗,新郎穿燕尾服。宴會中新人向來賓致謝,也向父母獻花致謝。另外,新人會進行敲打醃包著的魚的儀式,也會進行切結婚蛋糕的儀式,那些魚和蛋糕之後也會分給大家吃。這一餐我真的吃得很滿足,不但吃得很飽,更重要的是食物非常精緻又好味。等大家吃完了,已是下午五時。

然後我們就乘車去參加婚禮的下午部分,就是去一家義大利餐廳開派對,即是又要大吃一頓。但這回氣氛就輕鬆得多了,新人包了一個小的義大利餐廳,食物放在檯上,大家隨便拿來吃,一邊吃一邊談笑,新人這時也換上了一般的西服。大家因為剛吃完下午的盛宴,來到這餐廳,雖然美食當前,但已經吃不下多少了。跟上午的盛宴一樣,來賓參加派對是要支付部分費用的,新人要求參加派對的客人支付日圓5000元(約港幣500元),這些要求都寫在結婚的請柬裡。大家離去時就把現金(不用放在信封內)交給新人就是了。這派對在晚上九時半結束。新人然後問各人還要去第二個派對嗎,大家都表示無興趣,到此這天的婚禮便完結了。

日本的安靜與嘈吵

cimg5415-640×480.jpg cimg5507-640×480.jpg cimg5543-640×480.jpg

(上述圖片為高岡寺祭的巡遊表演)

cimg5862-640×480.jpg cimg5978-640×480.jpg cimg6073-640×480.jpg

cimg6186-640×480.jpg cimg6268-640×480.jpg cimg6372-640×480-640×480.jpg

(上述圖片為元宿表參道元氣祭的巡遊表演)

今次已是第三次到日本了,想不到到了日本還有強烈的文化差異的感覺。 之前兩次去日本, 一次去了京都、大阪, 另一次去了四國, 今次則是去東京。 這是我第一次到東京, 雖然出外旅行很多年了, 但東京、星加坡等這些容易去的大城市我反而遲遲沒去,有空的話我寧願去一些有特色的地方。 香港本身已是一個大城市, 何需再鑽進另一個吵鬧的大城市去呢?

抵達東京第一個的感覺是火車、地鐵上大家都很靜,大部分人不是看手機便是看書,或者乾脆閉目養神,甚至睡著了,車上的人就算是交談都不會很大聲,車上講電話更一大禁忌。 相比香港的車廂,香港人愛高談闊論,講電話總是沒完沒了,車廂內又有電視廣告、 各式各樣的視訊播放,再加上火車、地鐵本身的廣播, 那嘈吵是鋪天蓋地的,就算身處所謂的 “靜音” (只有列車的廣播) 車廂,也令人吃不消。

但話又說回來,日本人賣東西很落力,總是在櫃檯後面呼叫這,呼叫那,最後的幾個音還拉得特別長, 叫得特別響。 有時在一個商場裡有幾個賣東西的人同時在呼叫, 那嘈吵就更受不了。

日本人對客人很有禮貌, 當客人進入店鋪時,店員會落力呼叫 “歡 — 迎 —”, 客人離開時, 店員又會呼叫 “多 — 謝—”。 對於這種 “熱情”,我自問受不起,也忍不來, 他們如果能夠說得小聲一點, 溫柔一點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