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人的驕傲

IMG_3032今次在伊斯坦堡,參觀景點都由當地導遊帶著,這導遊也做得不錯,只是他有時說的一些解釋跟我從互聯網上了解到的不盡相同,令我對他所說的有點懷疑。他給我最深刻印象的是他的愛國情懷。他提到土耳其的時候,他不會說「土耳其」,而是「我的國家」。他會解釋現代土耳其的國父Ataturk將軍不是獨裁者,是開國英雄。他講解Topkapi 皇宮裡面的Harem(女性起居的地方)時會說,知道大家可能想到皇帝(Sultan)只會在Harem尋歡作樂,過著荒唐生活,但不是所有皇帝都是這樣,是這樣的皇帝在位也不會長。他似乎在美化歷史,但我相信長達七百年的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國運中,和世界其他的漫長帝國一樣,腐敗無能的君主一定為數不少。你看看世上長的皇朝,一般最終都是因為專制腐敗而被推翻。

我可以很容易感受到這導遊為自己的國家感到驕傲,這跟香港人很不同。

伊斯坦堡之後我來到它的鄰國保加利亞,在Plovdiv 4月24日那天,我碰上亞美尼亞人的遊行。原來那天是亞美尼亞人種族清洗的紀念日。1915年4月24日,鄂圖曼帝國開始了對亞美尼亞人的種族屠殺,把亞美尼亞人從土耳其趕走,估計有一百萬到一百五十萬被殺。今天雖然已有許多國家承認那是種族屠殺,但土耳其仍然不承認。我後來參觀了Plovdiv舊城裡的亞美尼亞人教堂和學校。在保加利亞,亞美尼亞人是小數族群,教堂和學校都是小規模。

土耳其今日還沒有加入歐盟,它雖然申請了加入歐盟,但因為它入侵了塞普路斯並佔領了塞普路斯的北部,而塞普路斯卻是歐盟成員,歐盟至今還沒批准土耳其加入歐盟。

我沒有問那土耳其導遊他怎麼看這些事情,不過我相信他應該會有另一番解釋。

IMG_3715IMG_3722IMG_3785IMG_3790

十六年前到達伊斯坦堡的那一天

IMG_2839今次重臨伊斯坦堡,令我想起十六年前到達伊斯坦堡的情景。那時我從Goreme乘晚上的巴士到伊斯坦堡,車子到達時只是凌晨四、五點左右,天還黑,街上靜悄無人,車子停下的地方並不是市中心,需要再坐車進城。我下車後環顧四週,除了的士,別無其他交通工具。我見的士站上站著一個警察,便上了一輛的士,裡面有兩個男人,一個是司機,另外一個坐在司機旁邊。那時我旅行的經驗還不夠,理應不該登上這種有同黨的的士。上車前我已從旅遊書中選定了一家便宜的賓館,便叫司機送我去那裏。結果他把我送到另一家外面有霓虹燈的賓館,應該是比我選的高級些,他希望賺些傭金吧。我見不是我要去的那家,就大吵大鬧,他們才把我送到我要去的旅館。付錢的時候他們還要我付美金,我就很怒,大聲說:「不!我不會付美金!」最後他們接受了我的土耳其幣,我也有驚無險地到達了我要住的旅館。旅館是甚麼樣子我已經沒有印象,只記得我要上一道樓梯才到,它的旁邊是一個賣地毯的商店,今天應該已面目全非了。

今天的伊斯坦堡是一個繁華都市,人口一千四百萬,也是唯一橫跨歐亞大陸的城市,市內到處可見羅馬時期的圍牆和引水道,拜占庭式的回教寺更是多不勝數。如果不是偶爾在街上看見女性頭戴頭巾,你可能會忘記這是一個回教國家。這裡同樣有夜總會、紅燈區。

IMG_2836IMG_2999 IMG_3205IMG_3082

十六年後再臨土耳其

IMG_3322翻開護照的出入境記錄,才驚覺原來我上次到土耳其已是十六年前的事了,今次重臨是因公事,與之前來旅遊不同,可能與其有緣吧。今次來土耳其只到伊斯坦堡一個地方,但十六年前我除了到伊斯坦堡外,也到了Cappadocia 、Pamukkale及東部的Mount Nemrut。伊斯坦堡那時是何樣子, 我已忘記得一干二淨, 但那時零碎的遭遇還是深刻難忘。

今天伊斯坦堡的機場光猛整潔,略有規模,但記得十六年前機場還小,當時我下機後即前往Cappadocia,我在排隊接受入境檢查時發現人龍裡有一個貌似香港人的年輕女子,長頭髮,樣貌娟好,我們便攀談起來,原來她真的是香港人,碰巧她也是前往Cappadocia,而且她已不是第一次去,她說她有朋友在那裏開旅館,我可以住在那旅館,我便欣然答應。

到了Cappadocia,我才發現原來她開旅館的朋友是她男朋友,那旅館是她男朋友父親開的,由她男朋友和他的兄弟一同打理。她那時的問題是如果她搬到土耳其住,嫁後只能做些家務的工作,因為旅館的事也不由她男朋友作主,同樣她男朋友也不願意放下旅館去香港,另外她也不想丟下香港的母親,這就是異地情緣的問題吧。她為人善良,說話溫文。我和她分手後大概不久吧,有次偶然地在香港的路上碰上她,那時她在計劃再去Cappadocia和她男朋友重聚,但她還不準備嫁去異鄉,她後來怎樣我就不知道了,因之後我再沒有遇上她了。

IMG_3232

IMG_2999 IMG_3004IMG_3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