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加達-遊玩

 

我去了看耶加達的Istiqlal 回教寺。印尼是全球最多回教徒的國家,這回教寺是全球第四大,東南亞第一大,面積達九公頃。寺的中間是一個由十二條柱支持的大圓頂,也是主禱告廳所在,可容納一萬六千人,若再加上圍繞主禱告廳的五層空間,可再容納六萬多人。進入回教寺要脫鞋,我照做了,然後我就胡亂走走看。來到主禱告廳,這裡人不多,大概只有幾十人,男和女是分開的,但正中央的部份卻由男的信徒全霸佔了,可見男的地位比女的為重。我走到女的那邊,一個女的信徒跟我說話,但我只聽懂她的第一句話 “I am sorry”,其他我就不知她說甚麼了。我就不理她,繼續走,坐下來看。這回教寺除了是祈禱用之外,還有些人用來躺著休息。有的女信徒會把白色裙子穿上,再把白色的頭巾披上,那時全身都白了,才跪地禱告。

我想往上層去看,但途中給職員攔住,要我離開。後來我才想起我雖然皮膚黑黑,但因為我沒披頭巾,很容易就被人認出我是遊客。

我假裝離去,然後又再悄悄走進主禱告廳。我想走近圓頂的空間位置,看看是不是很宏偉,可惜圓頂的底部正在維修,我只能走近靠中央的女信徒禱告處,不過我沒有甚麼感覺。我到過摩洛哥的Casablanca的Hassan II回教寺,那寺又大又美。這個Istiqlal 回教寺只有大,沒有美感。

離開Istiqlal 回教寺前,我去寺內的女洗手間。途中一個男人跟我說話,我問了好幾次toilet?他終於用英文跟我說,“Where do you come from?”(你從哪裡來?)。我說香港,然後又問我在哪,hotel?我說是,是酒店。然後他很驚訝地說, “airplane?” 我說,對,我是坐飛機來的。我還以為他要告訴我去洗手間的方向,原來他很少看到遊客,見到我這遊客很好奇。我可沒想到這寺廟這麼少遊客到訪,事實上我眼所及的,只有一位西方遊客,是我在Istiqlal 回教寺前截停計程車時看到的。

寺內的女洗手間不是單純的廁所,裡面有公用的洗腳的水龍頭,也有洗澡的房間,讓信徒禱告前潔淨身體。不單這樣,它還有廁所的房間,但問題是,洗澡的房間和廁所的房間的門看上去都是一樣的。我只好看見有人從廁所的房間出來,我就在門口等著。

   

我另外來到Fatahillah 廣場,這曾是荷蘭殖民時期的市鎮,稱為Batavia,現在已成為耶加達的一個舊區。廣場四週原為市政府廳的建築物現已變為博物館,廣場好不熱鬧,不少小販就在裡面把貨品擺在地上賣,也有賣吃的小販,也有給小童玩的遊戲,也有不少年輕人聚集,有玩音樂,也有吸煙(在印尼有很多人吸煙)。但我覺得廣場衛生環境很差。結果我轉了一圈後,就乾脆走進Cafe Batavia,從樓上往下看廣場,看廣場裡面的人來人往。這餐廳還刻意保持著荷蘭殖民時期的裝修呢。

耶加達-民生

離開耶加達機場,乘計程車到酒店,來到酒店門口,有保安檢查車輛,打開每輛車的車尾箱,又打開車的前門看。下車了,所有手袋和行李都要過X光機,人也要過探測門,而且每次進去酒店都要這樣。我住的是五星級酒店,酒店附近沒有商場,是由一道圍牆包圍著,地點對於賓客來說不方便,去哪也要乘計程車。我的同事後來告訴我自從2002年巴里爆炸發生後,耶加達的酒店都實施這樣的保安措施。雖然這樣,2009年JW MarriottRitz-Carlton 酒店仍受炸彈襲擊。所以我的同事叫我千萬不要住美國酒店。他還說,四星酒店雖然附近較多商場,但保安沒有那麼好。事實上,不但是酒店,進入一般的商業大廈,車輛也要經過保安檢查,但人和行李就不用查。老實說,這些保安措施都會嚇壞遊客,處處提醒遊客這裡隨時有恐怖襲擊,如非必要,還是別來。

說起耶加達計程車,原來有很多私人公司經營,車身也有不同顏色,良莠不齊。我初時不知道,又沒有先閱讀有關資料,問酒店職員,他們只推薦Black Bird taxi 和Blue Bird taxi,問他們其他的計程車是否就不安全,他們就還是那句,只推薦那兩種計程車。我心想,這酒店是不是跟這兩家計程車公司有利益關係,所以只推薦它們。後來我坐了兩次白色的計程車,都是隨意截的,幸好沒事。後來我才知道,有些計程車公司是出名差的,我選乘的白色計程車恰好都是比較好的。而Black Bird taxi 和Blue Bird taxi也是獲推薦的。原來在耶加達坐計程車要非常小心。

耶加達沒有地鐵,政府腐敗無能,從沒有投資在基礎建設上。路上有公共汽車,但因為公共交通發展落後,私家車和電單車更多。結果是堵車非常嚴重,是我到過的國家中最嚴重的。我在耶加達工作的同事告訴我,他們一般上班都要兩個小時,來回就是四個小時!但其實單程只是二十分鐘的車程。人們都在叫苦,但沒辦法,政府無能。聽說政府要在耶加達外圍加收費亭,進去市區要交昂貴費用,希望可解決賭車的問題,但問題是公共交通本身就不完善,你要人怎樣坐公車進去市區呢。

行人過馬路,永遠只能伺機衝過去,因為沒有行人過路交通燈,車子也永遠不會停下來或慢下來讓你過。

印尼政府做的壞事還真不少,當地同事告訴我,法規朝令夕改,令民眾無所適從,大家反對,政府才去改。他又舉例,印尼是吃很多肉(當然不是豬肉)的國家,但政府突然把肉的進口加稅百分之四十多,但國內的本地肉食供應又不足夠,結果就是肉價大漲,人民叫苦。

街上有不少乞丐,特別是女人手抱小孩的,她們會走近車子,求施捨。我坐計程車時,有次車子停下來,一個小女孩就走進我的窗口,我不敢看她,但我心裡不舒服,我和她不同的地方就是命運,她生於此,她就要乞錢,我來自香港,我就住五星酒店,坐在計程車裡。

耶加達-機場

剛從耶加達回來。這是我首次去耶加達,為的是公幹,但我也偷空在市裡逛了一逛。

抵達耶加達的機場,雖然機場大樓看上去簡陋,但更簡陋的我也見過,我在機場裡一邊走,擔心的反而是外面的氣溫,因為來之前我看天氣預報說耶加達氣溫三十多度,但因為潮濕,感覺會是四十多度。我的天啊!

到了入境櫃檯,看見一條人龍在一個落地簽證的申請櫃檯前面,還有一個牌子告示哪些國家需要落地簽證,其中包括眾多的西方國家和中國。我出發前沒查香港是否需落地簽證,我只知我沒聽說過香港人不能進印尼。正在猶豫之際,一個穿制服的人問我是從哪裡來的,要我讓他看我的證件,我遞上我的證件,眼睛瞪著看他制服上的標記,看他是不是真的是政府職員。在我還在思量他的身分的時候,他已經把我的證件還給我,告訴我香港來的不用簽證。後來我回到香港上網查閱,才發現香港是除東盟外,少數進入印尼不用簽證的地區,香港過去和現在的宗主國英國和中國都要簽證,好不奇怪。

在排隊等候過入境櫃檯時,我留意到每一個入境櫃檯上都有很大的警告:Grafter and briber will be heavily punished. (賄絡者會被重罰)沒想到在這個以貪污出名的國家,入境竟然有這麼一個警告,好!我最怕是要給錢給官員才能過境。

來到行李提取的地方,看見行李顯示屏顯示我的班機行李是在第三號行李帶,我便走去那行李帶,怎知那裏沒有行李轉出來,也沒有人站著等行李,有人站著等行李的而又有行李轉出來的是二號行李帶。一般來說每條行李帶都會有顯示班機的編號,不過這機場的行李帶都沒有這種顯示。我以為自己看錯行李帶編號,便再走去行李顯示屏看,不錯,我的班機行李是在第三號行李帶,我再走到第三號行李帶,沒人,沒行李。我再走到第二號行李帶,有人,有行李,我等了一會兒,便發現我的行李。我沒有太驚訝,拿到行李就已經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