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賣糖的人

IMG_3965他現在已七十歲了,身體仍是那麼壯,因為他一生都在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作-拆屋工程。今天他就像鹹魚翻生,成名了,他仍是一貫謙謙君子之風度,接受採訪時說話平靜,不吹噓,不做作,上台就只沉醉於他的音樂。環境可能是變了,但他的生活態度不變。他就是Sixto Rodriguez。他一生傳奇,因而成了紀錄片Searching for Sugar Man的主角。此片更贏了多個獎項,包括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七十年代他在美國底特律的酒廊唱歌,唱的是自己寫的歌,拿著結他自彈自唱。他的歌曲曲調簡單,易於上口,歌詞唱出低下階層的心聲、他們的困苦、他們的渴望。雖然他獲有心人看中,讓他出唱片,但他出了兩張唱片,全都賣不出去。在大西洋的彼岸,在南非,他的歌曲卻大受歡迎,家傳戶曉,適逢南非那時正實施種族隔離政策,他的歌成為南非政府的禁歌,但同時也成為當時南非人籍以獲得認同、籍以鼓勵之歌。在南非發生的一切在美國彼岸的人卻全然不知,在美國沒有人認識Sixto Rodriguez。後來南非的兩名歌迷因為對偶像的身世一無所知,受不住好奇心的驅使,決定尋找他,但他們知道他們的偶像已過身,傳聞是在一場表演後吞槍自殺的。結果他們意外地尋找到了他的下落,原來他沒有死,一直住在底特律,唱片賣不出去後便一直幹著建築的體力勞動。

令人敬佩的是他唱片賣不出的時候,他沒有感懷才不遇,仍繼續他的生活,繼續他的勞力工作。他四十歲獲得哲學學士學位,他不以自己的低下出身為恥,堅持帶女兒到博物館、圖書館去認識外面的世界。環境雖窮,但生活不窮,思想不窮。他後來到南非開演唱會,收入大部份都給了家人和朋友,自己仍住在已經住了四十多年的破屋裡,名利並沒有改變他的生活態度。在紀錄片中,他被問到對於一直做勞力工作的感受,他說勞力工作令你健康。看他七十多歲仍身體壯健,在舞台上彈唱自如便知他所言屬實。

拍攝他的紀錄片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他為了不想沾導演的光,放棄與導演同場上台接受頒獎。自從這紀錄片獲獎後,他的名字和歌曲更受世人注意,不過他仍是一如過往,表現如一名謙謙君子。紀錄片中他的建築工人朋友說,Rodriguez曾經穿禮服去上體力勞動的班,這朋友感覺他是超越凡夫的人。

一點幽默

IMG_0368我去游泳經常遇上這位救生員,他跟其他救生員不同,他會主動和泳客打招呼、聊天。

我很多時候是最後一個離開泳池的泳客,如果還未到正式關池的時間,他總會跟我說: “謝謝你,讓我早點收工。”

他這樣說當然是說笑,縱使泳池裡沒有泳客,他只是不用坐在救生員的遼望椅而已,他仍是要等到關池時間才能下班。至於我,我甚麼時候離開泳池當然不會考慮他的收工問題。不過他說多謝我,講者幽默,聽者也開心,何樂而不為?

生活的點點滴滴,都可以幽默,生活的時時刻刻,都可以幽默,只要你,放鬆一點。

難忘這一幕

IMG_1572晚上接近九時,我在街上等車,前方有個阿伯,穿著合約清潔工的螢光外套,拿著掃把掃街。他其中一隻腳有問題,像是僵硬了,雖然他可走路,但走時一拐一拐的。他每掃一下垃圾,總不能掃盡,總遺漏一些垃圾,於是原要掃一下的垃圾,他卻要連掃幾下才能掃盡,然後把垃圾掃進垃圾鏟中。就是這樣,在昏暗的街道上,在樹影下,他默默地掃,重複地掃,沒有嘆氣聲,只有掃把碰撞到垃圾的聲音……

人到老年,仍要這樣,可悲矣!

再別小公主

 

 

 

俏俏的你走了,
走得那麼突然,
留下疑問,也留下愛,
留下我們公主的回憶。

儘管外面風吹雨打,對你的離去作種種的猜疑,
我們卻無懼,
因為我們看見,聽到,
你的正義,你的細心,你的愛。

你喜歡帶著赤子之心,到處闖蕩,週遊列國,
今天你更可無拘無束,自由奔走。
你是我們最小的公主,
無論你走到哪兒,奔到哪兒,
我們都永遠記得,
你的笑容,你的歡樂,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

七一遊行

我不是一個熱衷社會運動的人,但我總覺得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即所謂的“知識份子”)肩負社會精英的責任,帶領社會,畢竟一個人能夠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是一種福氣,取諸社會,亦應用諸社會。今年的七一遊行是我第二次參與的遊行,也是我第一次參與七一遊行。

原本沒打算去的,後來獲提醒,今次遊行怎可不去?香港的新聞自由危在旦夕,各傳媒被親中人士佔領,新聞的自我審查正與日俱增,從近期南華早報國內出身的總編輯對新聞的偏中處理和對下屬查詢的霸道,亞視新聞對老板的無理指示言聽計從,國內出身的浸會傳理系系主任發表偏頗但符合中方意思的民意調查,成報為符合中方意思而擅自刪改劉銳紹的文章,到最近胡錦濤訪港,記者提六四問題竟遭警方帶走,種種事件令人憂慮香港的新聞自由實在每況愈下。看見國內的傳媒仍嚴為黨的工具,報導總由黨控制、為黨服務,同時看見香港的新聞機構管理層被赤化,學術機構的學者被赤化,國內的意識形態正在香港社會散播,香港人要掙扎捍衛我們的核心價值,捍衛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可憐乎!

遊行當日,我是在銅鑼灣中途插隊。沿途在銅鑼灣和灣仔的街道邊,香港不少非建制派的政黨設站台、宣傳及募捐。意料之外的還有不少弱勢社群,為各種訴求設攤檔或站台,展示他們的海報或橫額,派發他們的宣傳單張。這些弱勢社群為數不少,有反對國民教育,有要求保留政府山西座,有保衛自己的家園,有性工作者,有抗議政府清拆,有爭取有機耕種,有支持西藏獨立,有要求街頭表演的權利等等,各式其式,好不熱鬧。我那時才了解到香港原來有那麼多弱勢社群,他們一直都存在著,只怪自己平時沒有關注。

這次遊行進行得很和平。雖然大會宣佈有高達四十萬人參加了這次遊行,政府還是掩耳不聽,行政會議成員張震遠竟然還說遊行是人們不滿舊政,可見梁振英求變思維是多麼的刻不容緩這種廢話,卻不去聽聽遊行人士中不少是叫梁振英下台的。這種顛倒是非黑白,只顧護主的人正正佔了行政會議的絕大部分成員,梁振英怎會在這群人中聽到反對的聲音呢?梁振英靠西環上台,西環治港現已太明顯了,梁振英除了向西環唯唯諾諾,硬推政治任務外,還可以有甚麼作為?靠他去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嗎?

香港人真悲哀,政府要硬推大陸的政治任務,硬推國民教育,不理會香港人的反對聲音,香港人唯有以遊行來表達不滿。現在遊行一年比一年多,今年除了六四、七一的遊行外,還有抗議中聯辦干預香港事務的遊行,現在又有反國民教育遊行。政府如果願意聽取民意,香港人又何需不停地出來遊行?不遊行,政府就不把你的反對聲音放在眼內,這是一個多麼不負責任的政府啊!香港人又是多麼可憐啊!甚麼時候香港的立法會和行政首長會是民主選出來?甚麼時候香港政府才真真正正去聽香港人的意見,不再是西環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