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賣糖的人

IMG_3965他現在已七十歲了,身體仍是那麼壯,因為他一生都在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作-拆屋工程。今天他就像鹹魚翻生,成名了,他仍是一貫謙謙君子之風度,接受採訪時說話平靜,不吹噓,不做作,上台就只沉醉於他的音樂。環境可能是變了,但他的生活態度不變。他就是Sixto Rodriguez。他一生傳奇,因而成了紀錄片Searching for Sugar Man的主角。此片更贏了多個獎項,包括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七十年代他在美國底特律的酒廊唱歌,唱的是自己寫的歌,拿著結他自彈自唱。他的歌曲曲調簡單,易於上口,歌詞唱出低下階層的心聲、他們的困苦、他們的渴望。雖然他獲有心人看中,讓他出唱片,但他出了兩張唱片,全都賣不出去。在大西洋的彼岸,在南非,他的歌曲卻大受歡迎,家傳戶曉,適逢南非那時正實施種族隔離政策,他的歌成為南非政府的禁歌,但同時也成為當時南非人籍以獲得認同、籍以鼓勵之歌。在南非發生的一切在美國彼岸的人卻全然不知,在美國沒有人認識Sixto Rodriguez。後來南非的兩名歌迷因為對偶像的身世一無所知,受不住好奇心的驅使,決定尋找他,但他們知道他們的偶像已過身,傳聞是在一場表演後吞槍自殺的。結果他們意外地尋找到了他的下落,原來他沒有死,一直住在底特律,唱片賣不出去後便一直幹著建築的體力勞動。

令人敬佩的是他唱片賣不出的時候,他沒有感懷才不遇,仍繼續他的生活,繼續他的勞力工作。他四十歲獲得哲學學士學位,他不以自己的低下出身為恥,堅持帶女兒到博物館、圖書館去認識外面的世界。環境雖窮,但生活不窮,思想不窮。他後來到南非開演唱會,收入大部份都給了家人和朋友,自己仍住在已經住了四十多年的破屋裡,名利並沒有改變他的生活態度。在紀錄片中,他被問到對於一直做勞力工作的感受,他說勞力工作令你健康。看他七十多歲仍身體壯健,在舞台上彈唱自如便知他所言屬實。

拍攝他的紀錄片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他為了不想沾導演的光,放棄與導演同場上台接受頒獎。自從這紀錄片獲獎後,他的名字和歌曲更受世人注意,不過他仍是一如過往,表現如一名謙謙君子。紀錄片中他的建築工人朋友說,Rodriguez曾經穿禮服去上體力勞動的班,這朋友感覺他是超越凡夫的人。

保加利亞的語言

保加利亞的語言屬於Cryllic 語系,和俄羅斯語同系。Cryllic 語源自希臘語,兩位拜佔庭教會的希臘兄弟Saints Cryil and Methodius到斯拉夫語區傳教,為了讓斯拉夫人聽得懂拜佔庭教會的教義,就把當地人說的斯拉夫語和希臘語混合,發展出Cryllic,並且把聖經翻譯。現時除了保加利亞和俄羅斯外,馬其頓和前蘇聯很多國家也都用Cryllic,所以保加利亞人是可以看得懂俄文,俄羅斯人也看得懂保加利亞文。

在Cryllic 語中,很多字的發音跟我們熟悉的羅馬拼音發音很不同,例如Cryllic中的 “P”會發成 “R”音,因此餐廳restaurant 在保加利亞會顯示為 “pectorant”。

有次我要找一家餐廳,餐廳名字叫Divaka。我按地圖的位置找了很久還是找不到,明明應該是那裏的,為甚麼不在呢?我便問附近一家餐廳的人,他說那餐廳就在前面五十米。我便向前走,但還是看不到,我就在附近再問了一下,教我的人卻指我去另一家更遠但同名的分店,我心有不甘,走回我最初問路的那餐廳,那最初教我路的人原來是一位廚師,他正在廚房煮東西。我告訴他,我還是找不到我要找的餐廳,他就把爐頭關掉,走出廚房,要親自帶我去。他邊走邊說,“我不是叫你向前走五十米嗎?你有沒有走五十米呢?"很快只走過幾個鋪位,我們便到了。我抬頭一看,我明白了。原來我拿的是英文地圖,餐廳名字Divaka是英文的叫法和串法,但保加利亞文的寫法是完全不同的。請看圖片,像A字的字母發音是d, 倒寫N字的字母發音是i,  B字的發音是v。怪不得我看到餐廳招牌也認不出來了。 “你顯然看不懂保加利亞文”,那廚師說。

這麼辛苦終於找到了那餐廳,卻發現它並沒有甚麼地道的保加利亞菜,食物水準也只是一般。我只點了一個tarator(冷的乳酪湯 )和shopska 沙律(雜菜加白芝士),都是地道菜。保加利亞人很喜歡用乳酪和芝士做材料,我點的這兩道菜就是用這些做材料。

IMG_4165IMG_4168IMG_4163IMG_4164

點頭還是搖頭

IMG_3804在索菲亞來到一家餐廳,我找了個位子坐下,我向附近的侍應招手,他站著對我搖頭。我心想,這裡不准用餐嗎?但這裡明明還坐著其他食客。我不理他,仍舊坐著。但他很快就走過來,把餐牌交給我。我點了菜,一切都很順利。後來我想再點菜,我又向那侍應招手,這次他又搖頭,但同樣地,他很快就走過來。我這時才想起旅遊資料曾提到,在保加利亞搖頭是代表是,點頭反而代表不是,這跟我們的習慣是完全相反的!所以那侍應對我搖頭是對的。

我後來翻查資料,才知道這世界上,除了保加利亞外,馬其頓和阿爾伯利亞也同樣是這樣,點頭表示不是,搖頭表示是。所以我們不可以總以為我們習慣了的方式就一定是對的。至於保加利亞這習慣的來源,我就無從考究了。

保加利亞-索菲亞

索菲亞是保加利亞的首都,雖然是在東歐,它卻像一個西歐的發達城市,但卻擁有古老的歷史和文化。若你身處市中心的索菲亞市神像的位置,你可在視線範圍內看到基督教教堂、東正教教堂、回教廟、猶太廟,可見保加利亞是受多種宗教所影響。

IMG_3916市內有建於公元四百年的教堂 St. George Rotunda Church,是東歐最古老的東正教教堂,已被列入聯合國文教組織的保護文物,今天仍供人參拜。

 

 

 

IMG_3877另一間教堂Church of St Petka of the Saddlers建於奧圖曼帝國統治期間,由於當時是被外國人統治,教堂外表不可張揚,所以外表都很簡單樸素,面積很小,高度也不可高於一個坐在馬匹上的戰士,所以教堂的一半身體是建在地下。今天這東正教教堂還在使用。

 

 

IMG_3998St. Alexander Nevsky Cathedral 是保加利亞最大的東正教教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東正教教堂之一,外表很宏偉。St. Alexander Nevsky 是一位俄羅斯王子的聖名,教堂是記念俄羅斯和土耳其戰爭中陣亡的蘇聯士兵。就是因為俄羅斯在這場戰爭中打敗了土耳其,奧圖曼帝國在保加利亞長達七百年的統治才得以結束。

 

 
IMG_3938俄羅斯的足跡也因此在索菲亞出現。索菲亞的市中心就有一間俄羅斯教堂Church of St Nicholas the Miracle-Maker,當時是給俄羅斯大使和在索菲亞居住的俄羅斯人使用,教堂名字St Nicholas便是當時統治俄羅斯的皇帝的聖名。

 

 

索菲亞近郊有個Rila修道院,離索菲亞兩個小時的車程,已被列為聯合國世界遺產。我走進這修道院,立刻被它的美麗震懾了。這修道院是聖約瑟九百年前為了要到山上修行而建的,今天仍用作修道院。除了教堂外,其他室內的地方都沒有開放給遊人。

IMG_4219IMG_4228IMG_4240IMG_4244

 

 

 

 

 

其實歐洲有很多教堂,去得多了,會感到麻木,特別是對非教徒來說。當我很久沒有踏進教堂,再踏進教堂的時候,那種肅然的氣氛會不其然令我安靜下來,把我從繁囂中帶進另一個國度。我靜聽著教士的唱誦,雖然聽不明他唱誦的是甚麼,但卻感受到教堂的莊嚴。教堂是人來潔淨心靈的地方,平日生活忙碌,偶爾在教堂靜下來,我沉默了……

旅途遇上的日本人

IMG_3995在我背包旅行的經驗中,最經常遇到的亞洲人便是日本人。他們的英文通常都不大好,甚至可以說很差。今次我在保加利亞遇上的一對日本人也不例外,他們的英文不是太好,看他們要用英文表達自己的時候往往顯得十分吃力。雖然如此,日本人卻比其它亞洲人更勇於在世界各地闖蕩旅遊。今次遇上的這對日本人便剛從馬其頓、塞爾維亞回來。有時候我都很好奇,他們的英文那麼差,但在外國全用英文,他們看得明白、聽得懂的有多少呢?例如今次我是在索菲亞的免費導遊團中碰上這對日本人的,導遊義工全程用英文講解,他們能聽懂的究竟有多少呢?但是我發現日本人到外國旅遊,他們看的都是日文的旅遊書,可能是這緣故,他們就算英文不好也可以應付旅遊的問題。同時也可見日本出版的相關旅遊書籍應該不少,也反映了部份日本人是相當重視到世界各地去探索不同的文化。這不像香港,香港的旅遊書只會談熱門地點的旅遊,還只限於吃喝玩樂的事。我以前背包旅遊,因為沒有好的中文旅遊書,拿的都是英文的旅遊書。

在導遊的過程中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導遊義工提到保加利亞的代表性動物是獅子,他問在場的團友,他們國家的動物是甚麼。當他問到這對日本人時,他們便說 “bark”,大家都摸不著頭腦,甚麼是“bark” 的動物呢?團中有一位來自奧地利的年青人,他說: “我知道他們說的是甚麼動物了。是bird吧?“  他猜對了,大家都覺得他很厲害,這兩個發音完全不同,卻讓他猜對了。日本人的英文又真是太差了。